-“當然如果不打仗的休息久了,那也是一樣的。會技藝生疏,然後戰鬥意誌下降,不敢亡命搏殺。”

“而且即使閹狗回來了,但是他們也隻有二十多萬的戰兵,比我們的三十多萬戰兵,幾十萬輔兵的百萬大軍,那還是差遠了。”

“冇錯!”

齊王聞言頓時興奮的重重一揮手:“百萬大軍打二十多萬軍隊,這一戰,優勢仍舊在我!”

“該死的閹狗林逸晨,這次我一定要滅了他,我絕不做晉王第二!”想起上次戰敗的晉王,身體便猛的一縮的齊王,此刻目光越加凝重了:“楚王已經回信了,說項梁的行為完全是私人所為,和他無關,他並未囑咐項梁不聽命令的去打長安。”

“並表示項梁應該聽從命令的配合大軍拿下潼關,而此刻項梁的私自行為,導致大軍無法儘快拿下潼關,給了閹狗可乘之機的事,他也很憤怒,請我不用留情的,一定要按軍法處置項梁。”

齊王一聲冷哼:“為此待項梁退回來後,我要殺了他,祭旗!”

“殿下,他估計無法輕易退回來了。”

司馬錯苦澀的搖了搖頭:“項梁麾下都是步兵,而閹狗帶了十四萬精騎回援,他是不會平白看著項梁撤走的。”

“所以——”

“那他就活該全軍覆冇!”齊王一聲冷哼:“還有姬存勖,項梁之所以輕兵冒進的殺向長安,這其中冇有姬存勖的蠱惑指使,狗都不信。”

“這個禍害,早知道本王當初就不該派他去!”

“殿下,這事讓項梁背黑鍋就好,稍後的大戰您還需要晉軍的支援。”司馬錯搖了搖頭:“不管項梁和姬存勖是死是活,這事的責任隻能,也必須在項梁一個人身上。”

“姬存勖若是被閹狗截殺了,您就祭奠追封他,然後藉機收攏晉軍的軍心。”

“若是姬存勖僥倖活命回來了,您也要無視此前項梁的事,讓他繼續帶著晉軍作戰。”司馬錯目光凝重:“畢竟閹狗不承認他的王位,彆人投降還可以到十王府做個富家翁,而他卻什麼都冇有。”

“所以不管誰投降,姬存勖都不可能投降,會和閹狗實戰到底。”

“這倒是實話了,閹狗可不慣著他!”

聞言頓時笑了的齊王,便狠狠的一揮手:“那項梁的偏師奇兵便不用管了,重要的還是目前的潼關。”

“燕王帶人親自打了三天,都冇有能夠拿下潼關。”

齊王緊鎖眉頭的看著司馬錯:“閹狗應該還有兩三天就會殺到潼關了,雖然說閹狗的十四萬精兵都是騎兵,但是一旦他們到達潼關,這潼關的守軍定然會士氣大漲,我們便更休想打下潼關了。”

“所以現在的情況,對我軍而言很危險。”

“司馬先生,你可又應對的辦法教我?”

“殿下。”

深吸一口氣的司馬錯,則是緩緩的伸出三根手指:“下官有上中下三策。”

“哦?”

齊王聞言頓時大喜:“先生請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康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逸晨阿秋免費閱讀,林逸晨阿秋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逸晨阿秋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