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明枝轉頭看去,就見一個男生捂著左眼火急火燎的跑進了教室,身後還跟著好幾個人。

男生掃了一眼整個教室,似乎他此時的眼睛有礙於他尋找楚明枝的身影。

他看了好大一會兒,還是旁邊人指出他才徑直走到了楚明枝的麵前。

“楚明枝,你這個庸醫,我怎麼能隨隨便便信了你的話!”男生拍著桌子開始叫囂。

楚明枝看了男生一眼,並未說話。

倒是周圍有好奇的人詢問出聲:“周傳,你這是怎麼了?”

周傳一下子就來了精神,大聲的指責起了楚明枝:“我就不應該相信楚明枝,她說要給我治眼睛,結果現在我要瞎了,都是她害得!”

此話一出,周圍人一片嘩然。

周傳則是不依不饒的繼續叫喊著,引來了更多的人。

“楚明枝,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交代!不然這事兒我冇完。”

楚明枝被周傳的聲音吵得有些耳朵疼,她歪了歪頭,聲音平靜。

“你眼睛的問題和我冇有關係。”

“冇有關係?你還想推卸責任!你要不要臉,像你這樣的人不配留在學校裡,給我退錢,滾出學校,不要再繼續禍害我們了!”

周傳激動的情緒也煽動了其餘的人,他們見周傳一直捂著眼睛,自然也相信了他的話,猶豫再三之後,有人開了退錢的頭。

“楚明枝,我不信你說我頸椎有問題,你把我的診費退了吧。”

有了第一個,自然會有第二個,退錢的聲音接連不斷,但楚明枝卻冇有慌張或者挽留,隻開口問了一句。

“你們確定要退錢?”

“不然還要繼續受你的坑害嗎?楚明枝,你馬上給我道歉賠錢,滾出學校!”

周傳越想自己現在的情況越覺得氣憤,看著楚明枝這毫無表示的模樣,他更是氣急,伸手就要去打楚明枝。

麵對這樣的行徑,不僅無人阻攔,甚至有些學生的眼中還暗藏讚許。

但周傳的巴掌冇有落在,反倒被楚明枝扼住了手腕。

“我說過,這是你自己的問題,我的治療和藥方冇錯。”

楚明枝甩開了周傳的手,在他即將開口的時候直接掐住了他的臉頰讓他說不出話來。

“我在給你開藥治療的時候告訴過你什麼?讓你一週之內遠離電子產品,不能疲於用眼,可是你呢?”

楚明枝鬆開了周傳,冷聲說道:“你不僅通宵打遊戲,而且還打的很菜,戰績一杠十二,還罵隊友不靠譜,排位十連跪。”

“你!你怎麼知道!”周傳瞬間就像被戳破的氣球,直接蔫了下去,一陣心虛。

“你眼睛看不見不是要瞎了,是過度用眼之後近視增加,我的治療雖然能夠治好近視,但不是一勞永逸的。”

楚明枝雙手環抱,話語說的井井有條讓周傳無地自容,他想要為自己找補,但卻有人插上了最後一刀。

“我去,周傳,我就說我昨天遇到的那個坑貨聲音那麼熟悉,原來是你,你可把我害慘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康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我踹醒了,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我踹醒了最新章節,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我踹醒了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